熙辞

我愿用我微不足道的光芒映亮你们分离的那段暗无天日的时间。
WINTER

【盾冬】Grab my hand.(一发完)(迟贺百粉)

好像拖了很久……扑地忏悔orz


我对不起你们但是我真的是真爱粉★



—————————————————————————



“怎么回事?……他这是怎么了……”这是很熟悉的声音,似乎在大喊着,语气激动,可是内容却模糊到听不清,就像身处水底的人听外面的人说话一样。

Steve不去深思这个,他正行走在茫茫无尽的白色荒原中,头顶是惨白的天空。什么都没有。很空。很静。这里不是他熟悉的地方,他也确定他从没到过这儿——这里比西伯利亚还要荒凉,但是一点都不冷。

他不知道为什么他停不下自己的脚步。有一种奇异的力量牢牢攫住他的心脏,控制着他整个人向前走去,即便是那只有清晰白色轮廓的远方。

我怎么会在这里?……我在,找些什么?

一片小小的雪花从他面前悠然飘落。超凡的视力使他能看清这片雪花美丽又复杂的轮廓。而他周围的世界,也随着这片雪花的飘落,哗啦啦像玻璃一样破碎一地,露出藏在伪装后的场景。



“Captain!Steve!你在那边发什么呆啊!”大大咧咧的粗犷嗓音让Steve猛地一激灵,双眼终于有了焦距。他回头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那些人!

Sawyer,Juniper,Pinkerton……这些都是他最熟悉的面孔,曾经与他一起出生入死的队员们。他们站在不远处,在漫天飞雪的林间站着,穿着从前的作战服,脸上爽朗坚毅的笑容里都浸透着他们对他的信任。是那种托付生死的信任。久违了。

他朝他们走去,脚下踩着柔软的积雪,风夹着细雪扑在脸上也是冰冷的。这大概不是幻觉吧?他安心地松开眉头,正准备伸出手去挥动示意自己没事,瞳孔却骤然一缩,脚步生生顿住。

好像……少了一个人……

“Cap?怎么了?!”Juniper吹了声口哨,声音被风雪撕裂开来,在Steve听来更像是深渊里幽魂的尖叫。他迟疑了一下,问道:“人都齐了?”

“什么齐没齐?Cap你……”Juniper后面的话Steve已经听不清楚了,他面前不远处的那些人好像突然间离他越来越远,直到连身形都不再能看见。不止是他们,天地间的所有事物都在逃离Steve,飞快地飞快地远去。

“我在找一个人。我在找一个人。他的名字是……名字……”Steve完全没注意到这些诡异的变化,他像一下子掉入了一个找不到出口的迷宫里,而他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是茫然无措地念叨着。


“Bucky.”
这是平静的呼唤。


 “Bucky~” 
这是无奈的低吟。


“Bucky!”
这是激动的高喊。


 “Bucky!!!!!!”
……这是什么?
这是,痛不欲生啊。


“James Buchanan Barnes!!!”


是这个人!他在寻找这个人!这个人对他很重要!



“嘶……”身体上传来的疼痛感使他的视线渐渐清晰。视野里除了地板之外没有其他东西。这地板……是火车的地板吧?

他费力地抬起头,在他的左边有个穿蓝色作战服的人,一手持着他的盾牌,另一只手正在开枪射击。

紧接着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Steve亲眼看着他被一炮轰出火车,脑子里顿时一片空白。他挣扎着爬起来捡起掉落在地上的盾,想都没想就熟练又凶狠地将攻击那人的东西抡倒。

他几乎是趔趄着跑到被轰出的大洞旁,那人死死地抓住扶手,用力到手背上的青筋都显露出来,明显已撑不了多久。

“Grab my hand!”Steve向他伸出手,声音很大,却在颤抖。

求求你了求求你了快抓住我的手!!!

但更早撑不住的是那根扶手。

“Bucky!!!!!!”那个人的名字,脱口而出。

不管怎么样都改变不了。命中注定的结局。

Steve的呼吸在那一瞬间被夺走。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

那个人像只折了双翼的飞鸟一样,坠落进看不到底的雪谷里。

明明只差一点点!只差一点点我就能抓住他!为什么会这样啊啊啊!!!

Steve觉得自己的心脏疼痛得要裂开了。不,他整个人,都要被这疼痛吞噬了啊!

他抓着的扶手,就像之前的幻境,一片片碎裂开来。他向后倒下,蔚蓝的双眼里映出不知何时变幻成的夜空。眸子里闪烁的亮晶晶的东西仿佛天上的星子落了进去。他现在和那个人大概是一样的,一样在下坠,只是他的下坠,似乎没有尽头。



意识再次聚拢的时候,Steve看见了自己。

准确来说,是很久之前的自己。那时候,自己还跟豆芽菜一样,瘦弱得像会被稍大一点的风吹跑,总是会被其他孩子取笑、欺负。

喏,他现在眼前的场景就是他自己正被一个长得很欠揍的傻逼揍进垃圾堆里。这感觉真奇妙不是?Steve慢慢从后面靠近,刚一出手,拳头却径直穿过了揍人的傻逼的身体。他惊诧地收回手仔细打量,意识到现在的自己跟幽灵这种差不多,只能做个旁观者。

“嘿!你就不能找个跟你一样块头的人打么?”

啊。

Steve很慢很慢地挪到豆芽菜身边,此时如果有人能看见他一定会笑得直不起腰来。拥有一样面容体型和气质却天差地别的两个人站在一起,可不有趣。

“Bucky……”

眼前的人歪戴军帽,扬起的嘴角弧度让他无比留恋。绿宝石似的眼睛总是这样,温柔而带点狡黠。Steve的速写本里,最多的就是这张脸。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抬手去碰Bucky的脸,即便根本不可能碰到,指尖仿佛依然有隐隐的温暖。

Bucky已经一把揽过了豆芽往巷口走去,Steve默默跟上去。他听到那个自己问“我们现在去哪里”,于是他抿起唇在笑,即使知道他们听不到也依然轻轻地说。

“To the future.”

和那个人的声音重叠在一起。



场景在巷口的斜阳浅照里眨眼变幻。

Steve深吸了一口气,睁眼时发现自己身在雪地里。

……又是雪地。这场景从没带给他美好的回忆。

果然。

他看到了躺在不远处的Bucky。

躺在被血染尽的雪地上却像躺在红玫瑰丛里。

他想不惜一切地奔向他,才发现自己的周身环着道看不见的壁障,一步也挪不开——这!这真是老天对他狠狠的讽刺!

“快过来!这里有个人!”

语气略兴奋的俄语,Steve能听懂一点。他僵硬地转头,一个苏联士兵出现在他的视野里。

不!别过来!离他远点!离我的Bucky远点!!!

Steve拼命击打着那道看不见的屏障,力气大到指骨都要开裂。然而这是无济于事的。

苏联士兵小心翼翼地靠近Bucky,确定这人没有知觉才敢去探他的鼻息。“喂!快来!这人还是活的!”

他的同伴一个接一个地跑过来,接下来说的话Steve便不能理解了。但他亲眼看着他们把他的珍宝毫不怜惜地拖走,就像拖走一个非人类的物体一样,在雪地上留下长长的狰狞血痕。

那刺目的颜色不留情面地嘲笑着他。

那是我最珍贵的宝物。上帝你怎么能这样把他夺走。



这次视角转得毫无预兆。

Steve惊慌地发现他们还在那列通向地狱的火车上。

对,是“他们”,伸着手的他,和紧紧抓住扶手的Bucky。

“Bucky!Grab my hand!!!”Steve快要发疯了,他不再抓住扶手,而是五指成爪抠进了火车车壁。他的指甲缝里血液疯狂地涌出来滴下去,但他浑不在意,身体向Bucky更靠近了一点。“Grab my hand!”

在Bucky与他的手相触的时候,Bucky抓着的扶手啪地断裂了。

“I catch you.”

Steve朝他勾出一个他往后七十年再也没勾出过的笑来,“I catch you.”

我抓住你了。

Steve想,该不该加上“终于”呢。

“嗯,你抓住我了。”Bucky很轻松地吐出一口气,“还好你抓住我了是不是?”Steve看到的Bucky又恢复了原来布鲁克林万人迷那个样子,嘴角的笑让人有种莫名其妙的安心。“啊不然我就……”

“可是我抓住你了。”Steve第一次那么坚决地打断了他的话,“没有‘不然’。”

Bucky好像被他眼睛里那种隐藏起来的深沉伤痛震得怔了一下,他弯眸笑得很好看,“所以……”他很用力地握了下Steve的手,“该醒过来了,Steve。”

“What the hell!”Steve心里没来由地一紧,想用力把人拉上来的时候,蓦地发觉手上越来越轻。

他好不容易抓住的珍宝,周身慢慢泛起纯白的微光,仿佛立刻要融化在背景那一片苍白之中。唯有他唇边笑意愈发温润,温润到令人心痛。

“醒过来吧。”他朝他那样笑着,然后突然消散成星星点点的火焰般的光芒。

“不管怎么样,这些都是......无法改变的啊。”

我……我没能抓住你吗?

Steve脸上的欣喜和他周围的景物一同消失。



“Steve!Steve!哦老天,求求你了快醒过来吧!”

迷迷糊糊睁开眼,一张朝思暮想的容颜倒映在他瞳孔里。他刹那就清醒过来,“Bucky!”

Bucky咬着嘴唇,眉眼间居然是一抹委屈神色。“好了好了。我知道,你抓住我了。我就在这儿呢。”他环住Steve的脖子,“别再吓我了。Sam说你在战场中心直挺挺地倒了下去,你在想些什么啊!”

Steve能感受到怀中人的体温,是真的,这下不会再消散了。他看了眼自己渗汗的手心,然后笑着搂住Bucky的腰,“没什么。”不过是一个虚幻的噩梦罢了。“终于。”




我终于抓住你了。



END






评论 ( 2 )
热度 ( 27 )
  1. 存文小仓库熙辞 转载了此文字
  2. 此间少年乱糟糟熙辞 转载了此文字

© 熙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