熙辞

我愿用我微不足道的光芒映亮你们分离的那段暗无天日的时间。
WINTER

【盾冬】My Wonderland(一发完)(修改版)

爱丽丝与兔子。想到就先写了哈。

我写不好童话,但我会给他们一个完美结局。



—————————————————————————



“Hey……”

Bucky走在一片无边无际的黑暗中,手里提着一盏燃烧着淡黄色火焰的古老油灯,微弱的光芒只够笼罩住他自己。他仿佛正踏着水面,每走一步脚下都发出泠泠轻响。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走,只是固执地前行。

一道低低的声音穿透了黑暗,似乎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尾音意犹未尽。

“你是谁?”Bucky问道。这个声音好像很熟悉,但是他却一点也想不起来。他的记忆像是被怪物撕扯开,再囫囵吞入腹中,寻不回来。

没有回答。

只有一声很轻的叹息,夹杂着化不开的伤痛萦绕在他耳边,挥之不去。



—————————————————————————



清脆的鸟鸣打碎了Bucky的梦境。

Bucky揉了揉眼睛,意外地发现眼角往耳后蜿蜒的泪痕。他翻身下床,赤脚走到窗边。

那是一只挺花哨的小鸟。 它的羽毛极艳丽,头顶布满暗蓝色和艳翠色细斑,背羽呈灰蓝色,肩部和翅羽是暗绿色的,胸部以下呈鲜明的栗棕色。它停在外窗框上,不时发出两声意味不明的啾鸣。

他觉得它很可爱,没想惊动它。它却望了他几秒,眼神深邃,随即张开翅膀飞离。

它的飞翔使Bucky想起梦里那声悠长的叹息。

他突然觉得头很痛。尖锐的刺痛。

而那声叹息,死死烙在他的脑海。



—————————————————————————



“没关系,Sam。他会想起来的。他一定会想起我们。他不会抛弃我们。等到他回到我们那里,他就会想起所有一切。我们只需要等待。”

坐在一棵大苹果树粗壮枝干上的男人逗弄着窝在自己手心的小翠鸟,蓝如宝石的眼眸中,浓得化不开的,都是落寞。

等待。

多伤人的一个词。

他苦笑。

可是,他没多少时间等了。

有一阵风过,苹果树的叶子欢快地摇曳起来。男人的身影逐渐变得透明,最终融化在背后油彩般的绿色中。



—————————————————————————



“James,你今天怎么了?上课总是心不在焉的。”同桌用胳膊肘碰了碰Bucky,后者回以一个略微无奈的微笑。

“没睡好吧。没事。”

他抬手按了按太阳穴,眼神依旧有些涣散。

只是一个莫名其妙的梦而已。

有什么好多想的。



—————————————————————————



云都被落日渲染成好看的金黄色。

走在回家的路上,Bucky不知道自己今天都干了些什么,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了。

“Hey!”

这个声音!是梦里那个声音!只不过要近得多,也清晰得多。

Bucky蓦地转头,街上空无一人,只看见一团可疑的白影隐在梧桐树的阴影里。

兔子?

不对。你见过戴礼帽穿礼服的兔子?

兔子掉头就跑。

只要追上那只兔子,他的疑问就能够解开了吧。

Bucky大步跟上兔子。

他潜意识里就觉得他应该这么做。

或者说,他必须这么做。



—————————————————————————



他快看不到那只兔子了。

兔子跑得有这么快?

他现在在一片树林里。星光从树叶间漏下,在铺满落叶的地上再铺上一层斑驳光点。

自己已经跑了那么久了么?

兔子突然慢下来了。

停在那儿了。

Bucky向它跑去,脚下突然一空。

他看到上方的星空宛如碎钻镶嵌,又好像要滴落下来。

要死了。

都怪兔子。



—————————————————————————



我还没死。

Bucky缓缓睁开眼,正在想要不要跳起来大声欢呼一下自己还活着什么的。

然后他看到一匹长着翅膀的白马像流星一样划过天空。

好的我一定是死了。

“Hey,Bucky.”无比欣喜的嗓音。

兔子?

他猛地坐起来。

一张英俊的脸出现在他视野里。

出声的人用一顶礼帽压住一头耀眼的金发,穿着一身黑色燕尾服,温润的笑容使他越发与十九世纪的绅士相似。

兔子!

不!是兔子精!

Bucky惊恐地瞪着兔子先生,讶异到说不出话。

下一秒却被拥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欢迎回来。”

Bucky怔了半天,发现自己居然一点都不想推开兔子先生,很纳闷,索性开始转动眼珠观察四周。

这里的每一朵花都会微笑。这里的天空是薰衣草一样漂亮的淡紫色。这里不止有会飞的马,还有长着金色角的银色独角兽。

这只兔子把自己搞到哪里了?

兔子先生终于放开他,见他还是一脸见鬼的表情,神色微微黯然,但很快又明亮起来。“我是Steve。”

Bucky盯着他宝石般的蓝眼睛看了一会儿,“兔子的眼睛一般都是红色的。”

Steve认真地回道:“我又不是一般的兔子。”

……哇。



—————————————————————————



“所以说,我真的没死,而是掉进了另一个世界?”Bucky睁大眼睛,他掐了一下自己,很疼,这不是在做梦,“这明明是童话故事里的情节嘛,一点都不科学。”

Steve温柔地凝视着他,笑容突然有些神秘,有些狡黠,“欢迎来到Wonderland。梦不到的仙境。”

Bucky一直只顾看Steve翕动的嘴唇,刚刚回神,感觉自己脸有点发烫。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他决定跟Steve聊聊自己做的怪梦,怪事开始的起点,“我……”

Steve一瞬沉下去的脸色打断了他的话。

他从Steve的眼睛里看到了他身后疯狂生长的黑色荆棘。

“呵呵呵……我们的Bucky,终于回来了啊……”女子略带邪气的嗓音仿佛是把尖刀,一字一字扎进他的脑子,划出一朵血色玫瑰。

“墨巫Natasha。”Steve的声音听起来不是很善意,“这么快就找来了。”

Bucky回头去看她,脑海里白光一闪。

墨巫穿的自然是黑色衣裙。她的红发在风中自由地舞动,唇边勾出骄傲的笑。她好看得惊人,若不是她脚下还在蔓延的荆棘,Bucky会以为她是位女王。

“每个童话故事里都要有一个反派嘛。”

这句话莫名其妙地跃入脑海,他也鬼使神差地说了出来。

Natasha和Steve的神色不约而同有一闪即逝的古怪。

“既然是反派……”Natasha冷冷地笑着,身后的荆棘长矛般朝两人的方向袭去。

黑色仿佛一张铺天盖地的网,一堵密不透风的墙,冷漠地想将Bucky包裹起来。

Steve扛起他就跑。

不要小瞧兔子(精)的速度!

Bucky一直望着墨巫的身影。他没有看懂她眼中的疯狂之下,像海潮一样涌动着的是什么情感。

这绝对是个有故事的人啊!



—————————————————————————



“你想干什么。”

“你明明再清楚不过了。只要在Woderland杀死他,他就能永远留下来!永远跟我们在一起!”

“我绝不会允许你这么做。他……有自己的生活。”

“呵呵……别装了Steve,其实你的执念比我们都要深得多。我只是在帮你做你想做的事情。你真的有你看上去那么正义凛然么?”

“……”

“十年之期近在眼前。我们的时间不多了。你可以犹豫的时间少的可怜。”

“我有自己的决定。”

“你看不出来么?现在这样他不可能想起来!”

“他会的。”

“呵。”



—————————————————————————



今天是很玄幻的一天。

Bucky躺在一片比他的床还要大的叶子上想。Steve说是去找点吃的,把他留在这里。

Wonderland,真是个奇怪的地方。

“Bucky?”

喏,Bucky不是很懂为什么好像这里的人都知道自己叫什么。

一只小鸟停在他身旁。

这只鸟好眼熟。

那只把自己叫醒的小翠鸟。

这一切都变得扑朔迷离起来。那个梦,这只鸟,兔子先生,墨巫……就像一个复杂的陷阱,把他困在里面。

翠鸟的出现让Bucky觉得自己开始接近陷阱的中心,接近这个怪异童话的真相。

“我想知道一切。”

翠鸟沉默了一会,再出声时语气沉重,“我知道有样东西。”

毕竟现在是特殊时间。应该是没有关系的。况且,管不了那么多了。

Sam默默想。

可是他没有想到这么做的后果。

—————————————————————————

他穿过了一道虚无的门,走进一座“不存在”的白色宫殿。

一柄微微泛黄的卷轴是宫殿里唯一的东西。它孤单地悬浮在大殿中央,似乎已经等待了很久。

他径直向它走去,握住它的时候一种强大的力量从手心传向心脏。

这卷轴就是这个世界的核心了。

打开它后,汹涌扑来的零碎记忆瞬间将他淹没。

说像浪潮是不对的。像海啸。



—————————————————————————



“我才不要当反派!”红发女孩气呼呼地鼓起脸颊,玫瑰色的脸蛋和花朵一样娇艳。

“每个童话故事里都要有一个反派嘛,Nat。”棕发小男孩怀里抱着一只瘦小的白兔子,“难道你觉得Steve比较适合?”他亲昵地揉了揉兔子的耳朵。

兔子Steve眼神格外清澈无辜。

Natasha很努力地翻了个白眼,“Bucky你明显偏心!”

Bucky不置可否地耸耸肩。

“Steve我看到你笑了!哼!”Natasha一秒炸毛。

Steve看起来更无辜了。

Bucky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妈咪,我梦到了一个仙境,里面有很多很奇妙的东西!兔子会变成和我差不多大的男孩,眼睛是蓝色的!他还跟我说话,对着我笑!我叫他Steve……还有一朵红玫瑰变的女孩,有玫瑰花色的头发!我们三个一直一起玩。那里的月亮是淡蓝色的,天空是紫色的,就像我们上次路过的薰衣草花丛的颜色!还有很多长着奇怪果子的树!还有还有……”

“天呐我的小James,你在发烧!你在说什么……”

十岁的Bucky窝在床上,高烧使他脸色潮红,但他的眼睛却明亮得像有灼灼火焰在里面跳跃。

这是我的仙境。

可我一不小心弄丢了。



—————————————————————————



Wonderland开始很轻微地地震。仙境毁灭的日期提前了。

Steve用耳朵想都知道发生了什么。

有人带Bucky去看了命轴。

他突然有种舒心的感觉,就是你马上要去做的事有人替你做了的那种舒心。这样无疑是最好的结局。

Bucky能找回童年的美好记忆,同时又可以回到现实世界里,而且不会再有黑暗的梦困扰他。

也不会有跑得飞快的白兔子引诱他掉进洞里。

他面前的空间突然开始扭曲,一个人影破碎了虚空出现在他面前。

那个人身边萦绕着淡金色的光芒,Steve觉得他此时就缺少一对翅膀。

看起来真像天使。

但是天使属于上帝。而这个人,属于我。

Bucky眯起眼睛,眼神略带诧异,“我以为小Steve会给Bucky哥哥一个拥抱。”他又上下打量起Steve,“你是不是应该还要小一点?”

下一秒被拥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欢迎回来。”我真的,真的,很想念你。

“嗯,我也喜欢你。”

兔子Steve表示幸福真的来得太突然了。

“真抱歉让我的小Steve等了十年。”

……没事你烧坏了脑子我不怪你。

当然Steve是不会说出来的。

“好感人……”荆棘从四面八方包围了两个人。

Steve刚想说些什么,Bucky拍拍他的肩头,从他怀里离开。

一道尖刺正向他心脏处飞快生长。

“我再也不会让你当反派了,Nat。”Bucky笑着闭上眼,“你永远当不好,我的玫瑰花。”

尖刺停在离他胸膛一厘米的地方,突然像被抽去了力量一样掉在地上摔成碎片。

当他说完他的话时,就没有什么墨巫了。Natasha的荆冠消散在空气中,取而代之的是红得很正的玫瑰花环。玫瑰花瓣绕着她打转,欢快地把她身上的黑色长袍幻变回火红短裙。她像十年前一样很努力地翻了个白眼,“我还是想说,Bucky你真偏心。”

三个人快活地大笑起来。



—————————————————————————



然而分离,总是会在最不舍的时刻,降临得猝不及防。

大地的裂缝中不断涌出诡异的蓝色岩浆,沉默地吞噬着仙境中的一切。淡紫色的天空开始被黑暗席卷。

“这就是尽头了,Bucky。Wonderland只有十年的寿命。”Natasha的裙子被炽热的火焰灼得发黑,但她用力地吸了吸鼻子,朝Bucky挥手,笑得像一朵玫瑰。“我本来超想让你留在这里的,可惜……”我当不好一个反派,下不去手。

Bucky蓦地想起Natasha一开始操纵荆棘攻击时的眼神。原来疯狂之下,像海潮一样涌动的,是浓浓的悲伤和几分绝望。

“等等等等,不应该是这样!童话故事,不是都有完美的结局的吗!”Bucky喊道,他看向Steve。

Steve无可奈何地笑,“每段故事都会有结局,不论好坏。但是对于你来说,每个终点都意味着一个新的起点。”他凑过去,快速地将自己的唇印在Bucky唇上,又快速地分开,然后伸手把Bucky推进身后的洞里,“Bucky,再见了。”

在蓝焰冲过来之前,Steve很轻很轻地叹息了一声。

“Actually I don't want to be chapters in you life story.I want to be the entire book. ”

其实我不想只是你人生故事中的几个章节。我想成为整本书的。

无边无际的黑暗。



—————————————————————————



Bucky是在铺满落叶的地上醒来的。

心脏好痛……就像被荆棘刺穿一样……痛得连呼吸都要做不到了啊……

他失去了很重要很重要的东西,心里多了一个很大很大的洞。怎么也填不满了。

如果失去的都已化为虚无,那用这双手该怎么去抓住。

清冷的月亮仿佛一只眼睛,漠然地注视一切生灵,无动于衷地容许离别的发生。

它看得到有个青年躺在树林间,泪水决堤。

他的嘴唇咬出了血,似乎是在回忆一个吻。

一个比微风还要轻柔得多的一个吻。

“Not……without……you……”



—————————————————————————



这是三年后了。

“你说他看到我们会不会激动得哭出来?”

“我会抱住他的。”

“你说他看到我们会不会激动得晕过去?”

“我会,把他吻醒的。”

“……真够了,Steve。”

“好了,他要上去毕业致辞了。”





【END】


——我真的很努力很努力地修补这个很渣的完全不像童话的童话故事。

还好他们有温暖的结局。

评论 ( 12 )
热度 ( 56 )

© 熙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