熙辞

我愿用我微不足道的光芒映亮你们分离的那段暗无天日的时间。
WINTER

【盾冬记梗】痴情王爷x冷面将军

怎么办这个想写下去自己又太懒( ‵o′)


—————————————————————————


“王爷!王爷!将军回京了!”阿毛提着衣踞跌跌撞撞地冲进花园,即便发髻跑到松散也毫不在意。

史棣弗正坐在石凳上,一手执着只盛满碧色酒液的白玉杯,另一只手轻轻抚摸着摊在石几上画卷,那双专属于王族的湖蓝色双眸一反往日的严峻神色,竟是一片明媚温柔。那分明,是望着心上人的眼神。

“阿毛你说……什么!!!巴……咳,将军回来了???!!!”如果说刚才的眼神是月光下的大海,那现在这个便是嵌满星子的夜空了,闪烁着灼人的光芒。

阿毛努力用最快的速度喘匀了气,道:“因是王爷之前吩咐过,一有将军的消息便通传。不料将军手下的人口风都锁得紧,前线一马消息都不曾传回,唯一得到的消息,却是已经大胜归来了。”

“胜了……好,”史棣弗喃喃道,极力压制住眼里的欢喜,“那么……现在他到何处了?”

平日里习惯了王爷这个样子,阿毛微笑道:“已入城……”

他能清楚听到城字那个尾音还未散去,另一个字还正要从喉间出来的时候,有一道玄色的风从自己身边刮过,回头看时花园里已只剩了他一个人。

还好我已经提前给王爷备好了马!真是好爱机智的自己!阿毛在心里为自己竖起大拇指。他慢慢走向石几,完全不意外地看到了画的内容。

一紫衣青年在桃花深处回眸,五官俊美出尘,神情微微迷茫。重重叠叠的桃花栩栩如生,风一来似乎就要漫天飞舞,连带着画中人冷峻的面部轮廓也柔和了几分。如此画工,更看出画者的用心之深。

“唉......只道是素寒难知春意浓……但愿将军能明白王爷之意啊……”阿毛叹了一声,慢慢卷起画,依旧用镶银的缎带束好,抱起画来慢慢向内院走去,面上是旁人看不懂的无奈神色。

那画上之人,有一双美得让人移不开眼的宝石般的绿眸。

而这天下,拥有这种美丽眼睛的男子,只有一个。

当朝第一神将,被称为“寒冬将军”的,巴霁。

评论 ( 2 )
热度 ( 22 )
  1. 存文小仓库熙辞 转载了此文字

© 熙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