熙辞

我愿用我微不足道的光芒映亮你们分离的那段暗无天日的时间。
WINTER

【盾冬记梗】切黑教书先生×傲娇小少爷

他们的名字真的好好笑★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被小厮引进门的时候,时笛赋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画面。

少年靠着树干坐在桃树粗壮的枝桠上,无所事事地晃悠着两条悬空的腿。精致如画的眉眼间染开一股鲜衣怒马的意气风发,在穿透叶隙的光芒笼罩下端的是只冰雪中衍生出来的魅,眼尾微微上挑的弧度摄人心魄。

“哎哟哟,小公子,这树可上不得啊!您快下来吧!若老爷问起来,小奴也不好交代啊!”小厮苦着脸乞求道。这小祖宗怎的一刻也不肯安生啊!只盼今日来的这先生能够管束住他……不,只要别再被气跑了便谢天谢地了!

小公子瞥了眼下面两个人,意外地看到张生面孔。他堪堪扫了眼那人,从树上跳下来,淡蓝色织锦镶冰霜纹的衣摆在风中翻飞,恍若蝴蝶翅膀的开合。“这厮谁啊?”他伸手点了点身披玄色直裰的俊美男子,挑眉问。

时笛赋丝毫不在意这小公子失礼的言语,他勾出最温润的笑容,缓缓道:“在下时笛赋,取自‘怀旧空吟闻笛赋’一句。在下是你新的教书先生。”他将小屁孩从头打量到脚,又从脚打量到头,视线刻意在他发顶的白玉发带上停留了一会子,墨黑深邃的眼底藏着揶揄的笑意。

小公子一眼便捕捉到他的不怀好意,明显是在嘲讽他的身高!他气得咬住嘴唇,仰脸去瞪时笛赋,才发觉这教书先生不仅生了张可以掷果盈车的脸,还有副极为高挑的身材。“真真了不起。”他轻哼一声,扭头走时还不忘冲着时笛赋翻个白眼。

“时先生,小公子他……”小厮尴尬地偷瞄着时笛赋的脸色,见着先生并未露出诸如气恼难堪之类的神色才松了口气,“其实小公子他本性不坏,只是贪玩了些。还望先生多多指教了。”他行了礼退下,留下时笛赋一人在这院里。“看这先生通身的气度,也绝非凡人……怎会来此做教书先生呢?”退出院子的时候,小厮暗想,只不过很快就将这疑惑抛之脑后了。

时笛赋垂了眸子,像是在回忆什么。再抬头时仍是一样的笑,他抿唇,许久才开口喃喃,“巴寂……我来了。”

评论 ( 11 )
热度 ( 32 )
  1. 存文小仓库熙辞 转载了此文字

© 熙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