熙辞

我愿用我微不足道的光芒映亮你们分离的那段暗无天日的时间。
WINTER

【盾冬】天降良缘(3)(ABO)(傻白甜)

是时候来一发粗长(?)了= ̄ω ̄=

【罗大盾出没预警】

—————————————————————————

还没进入上班高峰期的纽约街道被笼罩在金色的光线里,空气中的轻尘旋转跳跃。

担心被“娃娃亲先生”找到而有家不能回的正沿着小路漫无目的散步的Bucky猝不及防吸进一口冷风,原本迷糊的大脑顿时清醒不少。他缩了缩脖子,把两只手都揣进黑色大衣的口袋里。

残忍!暴君!

Bucky一边揉鼻子一边想。

我的下部小说开头就写女主角被可怕的室友在寒冷的秋天清早赶
出家门浪迹街头!

抛开大魔王设定的室友形象,他开始默默在脑海中勾画出一个模糊的女孩轮廓。写作的时候,Bucky最享受的一直是构思人设的过程。就像是一个画家或者雕刻家,一笔一画地赋予这个角色以人的灵动感和鲜活的生命气息,最后,这个角色仿佛真实地存在于我们身边,一不小心就能擦肩而过。

——这个姑娘不用太漂亮,不用太耀眼,不用太善良,但是眼睛一定要很美……她的信息素像白色苹果花的芬芳,妙不可言。

……等等等等。是白色苹果花更妙还是面包房里新焙的小麦味道更迷人?

……不其实这个问题不是很重要……

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好像似乎已经到早餐时间了?

—————————————————————————

街角的面包店刚刚挂出木制的牌子,上面雕着立体的花朵与葳蕤藤蔓,“OPEN”这个词用的是橘红色加粗的印刷体字。

正在卷窗帘的omega女店员隔着玻璃窗望着马路对面的帅哥。凌乱的微长棕发,好看的眉眼,性感的下巴,修长的双腿……天呐……她心里的小人按耐不住激动地开始扯白手帕了(¯﹃¯)

哇哇哇帅哥过来了过来了还推开了我们店的门!!!

她心里的小人用白手帕捂住了脸~\(≧▽≦)/~

说不定一场美妙的邂逅即将拉开帷幕……

帅哥从她身边经过时她红着脸刚准备说点什么搭讪,鼻尖却突然传来一丝淡淡的异常温柔的信息素。

……What the hell。

她忍不住暗暗爆了粗口,心里的小人快把白手帕咬碎了o(╯□╰)o

omega何苦为难omega。

Bucky很莫名其妙地接收了来自面包店女店员的哀怨眼神,表示自己真的一无所知。

他点了一份三文鱼三明治和一杯大杯的热牛奶,然后摒弃杂念,用虔诚的心态开始享受美好的早餐时光。

店里的人越来越多,大多数人都是一脸疲倦的上班族,没有选择加不加班的权利,只能选择自己今天的早餐吃什么。

于是Bucky又一次对自己的职业表达深深的爱意。

他同情心泛滥地握着牛奶离开面包店,为了给上班族们贡献出一个宝贵的桌位。

但是一分钟之后他就告诉自己他完全完全不应该离开。

—————————————————————————

他的牛奶几乎全部洒在了一个人看起来很昂贵的黑西装上。祸不单行的是还有一小部分泼在了那个人看起来也很昂贵的手机上。那个人不由释放了一点带着怒气的信息素(虽然那挺好闻的)。

……Hell。

是这样,Bucky刚走出面包店大门,他的大衣就被面包店的“OPEN”牌子上的藤蔓挂住了。然后……就有了如上结果。

不偏不倚。恰好得宛如上帝精心编写的剧本。

这家面包店做这么风骚的牌子到底想干什么!!!

—————————————————————————

Steve正在发短信。但是事实证明他真的真的不应该一边走路一边发短信。

现在他的黑西装上沾满了乳白色的液体。甚至还有一滴沿着他的额角慢慢往下流。他的手机屏上也都是。哦,他的手机还黑屏了。

……什么。

他额头上的青筋怕是要裂了。

他绝对不是很善意地缓缓转头(似乎他的颈椎也发出了一点威胁性十足的咔咔声),却意外望见一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他永远也不会忘记的脸。

“Bucky?”Steve轻轻喃出了那个魔咒般的名字。原本应有的愠怒像码头上清晨的浓雾一样在阳光下消散得干干净净。

干了坏事的人并没有听清他在说什么。那人愣了两秒,随即惊慌失措地把他拉到路边的长椅上坐下,连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非常抱歉请等我一下。”他手足无措地把空牛奶杯丢进垃圾桶,跑进面包店的样子像极了一只撞见雄狮的鹿。

对Steve来说这就像做梦一样。他居然看见了Bucky。让黑西装和手机都见鬼去!他呆呆地凝视着Bucky的背影,仿佛回到了十九岁,回到了大学校园里,像曾经他经常做的那样,呆呆地凝视着,眼里只有那个人。

那时候的Bucky是真正的校园明星,棕色短发总是乱翘,笑容张扬又迷人,耀眼得如同太阳。如果不是他明确的信息素,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会因为他的外表把他当成alpha。也正因如此,大学校报连续四年都把“最alpha的omega奖”颁给了Bucky。

Bucky总是极潇洒地在颁奖台上用手捋一捋额前乱发,笑得像个小痞子,再胡扯一番令人啼笑皆非的获奖感言,最后对着台下一用食指和中指并拢按一按太阳穴算做一个粗糙的礼。Steve发誓没人能比他做那个动作更好看。台下不论是alpha还是omega都会放肆地欢呼鼓掌,其间还掺杂着响亮的口哨声。

那一切,他都记得一清二楚。

—————————————————————————

Bucky冲进面包房,尽量用最快的语速和最礼貌的表情向柜台店员要了一大叠餐巾纸。

……我大概摊上事儿了。

他急匆匆地返回那个“受害者”身边,递上餐巾纸,“真的非常抱歉都怪我……”他懊恼地低下头,声音在目光触及对方手上现状凄惨的手机以后戛然而止。

……完了我摊上大事儿了。

  “我……那个……”“受害者”的嗓音略带低哑而有磁性,但他似乎比犯罪嫌疑人还要不知所措。

  
认命地咬住唇,Bucky哀声说:“我会……赔……你的西装……和手机……”

这得写多少小说才能补回来啊……

旁边坐着的“受害者”突然起身,把正在忏悔的Bucky吓了一跳。

“抱歉抱歉你是不是赶时间啊天哪我……”Bucky迅速从长椅上弹起,在大衣口袋里找出一张有些褶皱的名片,“这上面有我的联系方式有需要的话就请打我电话。”

他鼓起勇气抬头,正好对上一双深邃的蔚蓝眼睛,那里面仿佛有一片星空下的海洋。

 
哇。

   “受害者”轻轻咳了一声,伸手接过Bucky的名片,“……好。日安。”他略显僵硬地迈着不是特别正常的步子离开了,手上还抓着那只命运悲凉的手机。

  Bucky跌坐回长椅上,现在他的愧疚感暂时被其他感觉压了下去。

 
   ……“受害者”先生……阳光般耀眼的金发……蓝眼睛……英俊的脸庞……闻起来像晴天的白桦树林一样干净温暖的alpha信息素……

    
我找到我下部小说的男主角了。

  
Bucky被长发掩住的脸上,一点一点绽开出十分可疑的红晕。






评论 ( 6 )
热度 ( 92 )

© 熙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