熙辞

我愿用我微不足道的光芒映亮你们分离的那段暗无天日的时间。
WINTER

【盾冬】反派逆袭指南(3)

SUMMARY:  当红网络写手Bucky意外地穿越自己未完成的奇幻小说,而且身份居然还是本书大BOSS???exm???他惨不忍睹的结局似乎已经铺在了不远的未来,他必须未雨绸缪,改写自己给自己写好的命运。那么,唯一的出路只有:抱紧男主的大腿!然而,仿佛始终有一只强大的不可抵抗的手,在把他的生活往另一种让人虎躯一震出乎意料的方向推……

OOC属于我

★久等啦久等啦看文的小天使!爱你们!

 

★★★★★★★★★★★★★★★★★★★★

 

 

 

这是做梦也梦不到的情况——虽然Bucky很怀疑他仍然还在梦里——他暗地里狠狠掐了自己一下,疼痛准确而清晰地直达他的大脑。

假的吧。

 

 穿越已经很刺激了,穿越到自己写的小说里就更刺激了,而穿越成自己小说的主角明显就是要爽上天了。但是!他呢!发生现在这种情况的可能性几乎跟在过山车事故中安然无恙的概率一样大。完全没理由地穿成了全书第一大BOSS?!!搞出这一大场幺蛾子的始作俑者的脸却突然隐匿在迷雾之后,无论怎样回想都犹如石沉大海。唯有那双小兽般的黄金瞳烙刻在记忆深处。

 

 魔王之路的尽头可是自己给自己刨好的豪华大、坟、坑!

是他亲手一个字一个词打出的他自然比谁都更清楚他的处境。A深入骨髓的孤独和凝望玫瑰花时的死寂眼神在Bucky脑海中宛如烟花轰然炸裂,他恍惚着摇晃了下。悬于近在咫尺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剑锋指的是他的心脏,同时操纵剑柄的,竟是他自己。

不行!得想办法!得逃出去!

 

“陛下……陛下!”

 

 勉强听得出忧虑的女声像利剑划破丝绸一样轻而易举割开了压迫着他呼吸的无形屏障。Bucky的瞳孔猛然收缩,身体由于条件反射往后一仰,然后一屁股结结实实坐在了材料未知的温暖地板上。

 

 耳边传来一声短促的“噗嗤”,他傻呆呆地抬头,正好将女人唇角来不及压下去的笑意收入眼里。

 

 ……东魔界第一骑士长这个万年冰山脸什么时候笑过?他在小说里,从未描写过她的笑容,按照设定她应该......

 

Bucky忽然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却又没法准确描述,只是模糊不定值得怀疑。

 

 “Vara,你来有什么事?”他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稳镇定。

 

Vara垂下眸子,微微躬身,“来唤您起床,陛下。长老院在等待您。”

 

Bucky若无其事地站起来,煞有介事地拍了拍衣服上实际并不存在的灰尘。

 

 “我知道了,你……退下吧。……对了,帮我找面镜子来。”

 

  

—————————————————————————

 

 

 

镜子里的人抬起左手,犹豫半天也没舍得打下去,最后迟疑着捏了捏自己的脸。

 

 返老还童!Bucky盯着镜子,忍不住伸出手去触碰镜面。光滑的镜面随着他手指的划动泛出一圈圈不断扩散的涟漪。他的样子像映在湖水里,被搅动了便模糊起来,又在寂静中恢复原样。

 

 这精致的五官!这无暇的肌肤!这纤细的双腿!艾玛,连标志性的黑眼圈都没了!

 

 这张脸即便最挑剔的设计师也挑不出毛病,尽管稚气十足,但那双浓丽如森林的绿眼睛毫无疑问天生有魔族顶尖的魅惑资本。

 

 这张脸还有六七分Bucky原来的样子,就是耳朵尖尖的,并且最多不过十二三岁,与梦境中满身伤痕的小少年的容颜完全重合在一起。他看着身上绣着金丝花边的衬衫和南瓜裤小皮靴抽了抽嘴角,表情是“哭笑不得”这个词的标准教材。

 

 一个年轻的女仆正在为他梳理微长的棕色鬈发,动作细致熟练。他看着她眼角细小的蓝绿色鳞片发了会呆,紧张地咬紧了嘴唇,琢磨着怎么开口搭讪。他又浑身僵硬起来,完全不知道怎么跟陌生女孩打交道啊啊。

 

见他一脸若有所思,女仆乖巧地笑着,轻声安慰道:“陛下在思索如何应付长老院吗?其实不必如此忧心的……陛下昨日在加冕礼上表现得很棒,连摄政王殿下都十分赞赏呢。”

 

 加冕礼?东魔王加冕礼就在昨日?那现在应该是……

 

Bucky一愣,正想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无数乱七八糟的记忆碎片在一瞬间将他的思绪全部吞进颜色的漩涡之中。

 

 

 

 满庭盛不住的朦胧夕阳模糊了一切事物的棱角。面前扑扇着幽蓝薄翅的蝴蝶在空中拖出一道亮色光迹。有一双灰绿色眸子的美丽女人温柔地注视着他,玫瑰色脸庞上的微笑足以融化最坚硬的寒冰。

 

他向她跑过去,拉住她的手,露出孩子气的灿烂笑容。

 

“母亲,你可真好看。”

 

 

 

“手腕不要放松。在挥剑的同时要调动魔力。”男人微蹙了眉,接过他手里剑刃墨黑的重剑。他气喘吁吁地倚着石柱,捂住红肿的手腕。

 

墨剑一到了男人手中就似乎有了精神,它爆发出一片火焰般的深紫光芒、一声兴奋的啸吟。剑尖划出极其漂亮的圆弧,男人的动作明明优雅得宛如身在舞池之中,那股子凌厉的杀气还是扑面而来。男人衣袂飞扬,妖冶流光的紫眸释放出沉重的精神威压,英俊容颜逆光显出神祗的轮廓。

 

演示结束,男人放下剑,蹲下身来揉乱他的头发,方才挥剑时那样冰冷无机质的双眸含着温和笑意。“看清了?这一课很重要。”

 

“看清了,父亲!”他抱住男人的脖颈,“现在,可以去吃甜点了吗?”

 

 

 

“父亲?母亲?”他推开门,房间里漆黑一片。

 

最深的阴影里隐隐是个人的形状,浅棕色长发从阴影中蜿蜒出来,在地板上勾勒出诡异的图案。厚重的血腥味混合着奇异的香迎面来,一时仿佛有无数双冰凉的手在抚摸他的脊背。不好的预感……但不能去想……绝对不能……

 

他像被人推了一把,踉跄着往前一步。

 

命运舛舛狞笑着,如今终于露出了獠牙和利爪。孩子,这是深渊。

母亲仰面倒在地上,胸前那块暗红的花朵已经不会生长。她的容颜依然美丽,唯独那双宝石一样的眼睛再也不会睁开。

 

他呆呆地看,心想母亲的裙摆上怎么多了这么多碎花,斑斑驳驳真是难看得很。

 

一步、一步走过去。

他跪下来握住她的手,没有温度了。

 

不会再有温度了。

 

身旁一滩暗紫色的血泊里有微光闪烁,他摸索过去,一手粘稠的东西却浑然不觉一般,直到把什么硬物抓进手心。他摊开手,掌心里是颗殷红如血的宝石,镀了一圈一圈银的花纹。

 

是父亲的袖扣。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紧紧抓着她的手,另一只手用力到要把红宝石嵌入手心。他感觉胸膛里有什么碎裂了,又有什么开始在他身体里肆意生长。妖异的猩红光芒一丝一缕从虚空中钻出来,在他周围交缠融合汇聚成荆棘筑成般的光柱,然后冲天而起。

 

那一日,东魔界的天空被染成惊骇的血红色,那里所有人都感受到了来自灵魂最深处的要命的绝望。甚至,连西魔界的大地都传来微微震动,宛如深渊巨兽痛苦的喘息。

 

 

 

一切到这里戛然而止。

 

眼前没有鲜血,没有黑暗。但他浑身都发起抖来,尖锐的寒冷像千万根银针钉入他的身体,生生穿过心脏。他不得不咬住自己的袖口来阻止自己的吼间发出陌生的可怕尖叫。

 

梳发的女仆早已跪倒在地,根本不敢抬头去看少年的样子。

 

上帝啊,你看你他妈都编造了些什么破事。

 

“你……拜托你……先出去好吗……把门关上……”他按住额头低吼,自己都意识到了自己的声音在不受控制地颤抖。

 

女仆慌乱地行了个礼,几乎是冲出了房间。

 

“呼——”他突然脱力,双膝一软跌坐在地,面前的镜子清楚地映出了狼狈不堪的自己,似乎正在毫不留情嘲讽着。

 

这些东西……不是我写的!我压根没想过这些啊!

 

他从没对A的背景进行过正儿八经的描写,只是在回复读者时含糊说过可能会有A的番外透露他阴沉性格的成因,但他屁都还没来得及构思!

 

见鬼。这个世界会自动补全。

 

这个世界已经不单纯只是他那篇文里构造的了。它是完整的、一丝不苟的,像他原来生活的世界一样。他不是造物主,或许曾经是,但他现在是命运的棋子、丝线中的人偶。

 

他颓然捂住双眼。

 

“我叫James·Buchanan·Barnes,是个网络写手,今年二十四岁。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在车祸中离去。我想不起来母亲的样子和父亲的怀抱。关于他们的记忆,是一片空白。”

 

“我叫James·Buchanan·Barnes,是东魔界的新王,今年十二岁。我曾以为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直到两个月之前,母亲被杀,父亲失踪。原来,所有的幸福,都在前十二年挥霍得干干净净。 ”

我……是James·Buchanan·Barnes,我要改变这一切。我要改变他的,不,现在是我的,这不走寻常路的见鬼的命运。

 

评论 ( 2 )
热度 ( 28 )

© 熙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