熙辞

我愿用我微不足道的光芒映亮你们分离的那段暗无天日的时间。
WINTER

【盾冬】反派逆袭指南(2)

SUMMARY:  当红网络写手Bucky意外地穿越自己未完成的奇幻小说,而且身份居然还是本书大BOSS???exm???他血淋淋的结局似乎已经铺在了不远的未来,他必须未雨绸缪,改写自己给自己写好的命运。那么,唯一的出路只有:抱紧男主的大腿!然而,仿佛始终有一只强大的不可抵抗的手,在把他的生活往另一种让人虎躯一震出乎意料的方向推……


☆这章写得我可高兴!!!

 

★★★★★★★★★★★★★★★★★★★★

 

 

 

Bucky做了一个梦。

 

梦到没有星辰的天空之下,铺开来看不到边际的黑色荆棘。压迫着人呼吸的深蓝似乎随时要流淌下来。他看到荆棘之中呆呆站着个孩子,认清后愕然。那分明是孩童模样的自己,一身看不出原本颜色的脏污的华丽服饰,正面无表情地凝视着两只摊开的白皙手心中仍在滴落的鲜血——谁的血?自己的,还是别人的?无论那个答案可都不是好事情。男孩睁着双大而空洞的翡翠色眼睛,深棕鬈发服帖地弯在两颊旁,虚空中溢出的黑雾在背后缓缓凝聚出翅膀的形状。阴森得像Bucky小说里那些恶魔,随时会露出獠牙和利爪。

 

这里的一切都与这个小人相契合,那么沉郁而死寂。

 

有什么破裂的巨大声响在海底般的静谧中突然炸开,闪电似的苍白光柱冲天而起,那一瞬间的明亮恍若白昼。男孩微张开嘴望向异象出现的方向,那张精致的木偶一样的脸上终于显了些大概算是惊奇的神色。

 

他开始大步朝那里奔跑。荆棘的尖刺划开了他的衣衫,割伤了他的皮肤,扎进了他赤裸的足底。而他却像感觉不到疼痛,面不改色,只是执着地向那里奔跑。沾到他血液的荆棘,簌簌地萎缩下去,臣服般匍匐在他身边,低首敛眉倒像本就有生命。

 

Bucky的视角随着男孩的奔跑而移动,他也愈发好奇“自己”究竟在寻找追逐什么东西——值得这样不顾一切。

 

那团光芒越来越近了。

 

荆棘丛潮水般退到他身后。男孩慢下步伐,脸上出现了一种迷惑不解的古怪表情。

 

一块光滑的平地出现在他面前。荆棘敬畏地在平地地周围围出一个很大的圆圈,似乎守护,似乎禁锢。平地里长着一棵巨大的树,它的枝干树叶皆是好看的银色,看上去就像是用纯银铸就,但无论树皮的纹路还是颤抖的树叶都生动得不可思议。

 

树下坐着个人。

 

——所有的光,都来自眼前瘦弱的纤细少年身上。他靠着树干,阖着双眸,金色的小刷子似的睫毛都透出微光。仿佛冥冥中得到消息,他蓦地睁开眼,发现了呆立在那里的人,随即眉头打开,眼里一点一点绽开温润的笑意。光芒更加明亮,甚至无法移开视线。

 

浑身是伤的男孩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抵不过那笑容的诱惑慢慢向他靠近,但每一步都走得极小心。他紧紧盯着树下人一对蓝到极致的眼瞳,好像生怕他会突然消失掉。

 

瘦弱少年扶住树干站起来,拂下肩头两片银叶,把手伸向一步一磨蹭的男孩,蓝眼睛里闪闪烁烁像隐藏了星辰,收妥了炙热。

 

一直作为隐形旁观者的Bucky忽然感到一股强大的吸力——生生揪出他的灵魂,似要揉碎了再重新拼合一遍。深深的战栗和令人费解的莫名期待同时抵达他的心脏。他眼前的场景跟镜头倏忽拉远一样,一切模糊成连成一片的冗杂色彩。

 

当视野里再度清晰,他眼里只剩下少年嘴角颇为无奈的温柔笑容。他进入了“自己”的身体,而后鬼使神差地抬手触上了少年白皙修长的手指。

 

少年却猛地一把抓住他的小手,好像并没有看到他手心里一塌糊涂的鲜血淋漓,只是用力握着。那神情,恍如正握着全世界,太珍爱太想抓紧,却又担心破坏,如此小心翼翼。

 

“......”少年嚅动着嘴唇,明明两人近在咫尺,声音倒像隔着很厚的雨幕,被分解成一串怪异的音节。

 

“你在说什么?”Bucky一脸茫然,少年的容颜无比清晰地映在他的瞳仁里,还在泛起涟漪。

 

少年轻轻摇了摇脑袋,微弯了腰用自己的额头抵住他的额头,一字一顿:

 

“你终于来了......我一直在等。”

 

呼......好温暖......

 

暖意从额头相触的地方蔓延全身,流入四肢百骸,就像是站在冬日里阳光下的弥漫音乐的广场上,或是整个人没在水色明澈的温泉里,让人动也不想动。

 

想一点一点沉下去。沉下去。

 

沉入那双比大洋还深邃却比清溪还纯净的眼眸里。

 

Bucky慢慢垂下眼帘,一股馥郁昏沉的玫瑰香气突然突兀地钻进他的鼻腔。丝丝缕缕化成无数双手,扯住他的头发、衣袖、手臂,拼命要把他拽回不复黎明的黑暗里。

 

不!

 

黑暗和冰冷开始从他的每一寸肌肤侵入。

 

然后少年唇边噙着的笑融成一颗小小的冰凌跌落下去,摔开来压抑的苦杏仁味。

 

 

 

 

 

—————————————————————————

 

 

 

 

 

华丽的绣着奇异图腾的帐顶。暗红色的丝线交织出朵朵纠缠的玫瑰花形,生动而精致,仿佛在隐隐浮动。

 

躺在床上的人已经目不转睛地盯了好久,不过看起来似乎还要继续盯下去。

 

虽然他是靠写奇幻小说发家的,虽然说他也一直中二得会幻想自己有一天穿越了会怎么样,虽然说......好吧,他还没有准备好呢——根本没准备啊!猝不及防!神乎其技!这种事情怎么会就这么草率这么随意地发生在他根本就不会料想到的时间啊!难道拖稿果然是会穿越的吗!......不过这样好像真的很符合穿越小说的逻辑啊,主角一般不都是莫名其妙就穿越了的嘛——紧接着,就可以开始改变世界成为主宰走上人生巅峰了!!!哈!

 

好吧。没事。振作。来吧来吧。我还不信我一个背得出游戏套路的人不能顺利登顶!

 

他深吸一口气,在柔软的大床上翻滚半圈,一翻身便立在地板上。地板对他赤裸的双足来说居然并不冰凉,而是温温的触感,像木头的材料暗暗流淌着浅紫光晕。

 

Bucky立刻蹲下,忍不住用手摩挲地板表面,摸起来感觉像玉石一样光滑莹润。好神奇!!!好高级!!!

 

就在这时,开门声悠悠回响在房间里。

 

“呃......?”

 

Bucky一瞬间浑身僵硬。他缓慢抬头时甚至听得见自己颈椎尴尬的喀啦声。

 

首先进入他视野的是截有圈黑波浪纹的白色裙摆。他接着上移视线,终于看到了来人的模样。年轻女子有张平淡无奇的脸,貌不惊人,看起来有点亚洲人的血统,眼瞳漆黑像不会反光的湖水,暗紫颜色的长发直直垂到腰际;一身白色麻纱裙袍,样式类似那种主持祭典的祭司服饰。

 

这个女人......真是莫名好熟悉。熟悉得就像常常碰到的陌生人。

 

电光石火之间一段文字从他记忆深处猝不及防地跳出来,他感觉自己被什么噎住了,一时失去了语言能力。

 

 

 

【东魔王直属近卫团第一骑士长不是魔界古籍里一贯记载的四眼巨人族,也不是男性。她有张很容易使人淡忘的面孔,五官不很精致,这大概跟她的血统有关——据说她是影魔与一位黑发黑眼的人类女性的孩子,继承了母亲的黑色双眸和父亲暗紫的发色。她惯穿麻纱长袍,而且只穿白色,直视人的时候眼睛里那种深不可测容易使人一下子就想起古老的祭司一职。只不过她压根不是祭司。她是魔界目前最强大的剑士之一,在挥剑之时白袍从不曾沾染过鲜血。她的名字是她自己取的,取自于一位上古的优秀祭司——】

 

 

 

“Vara。”Bucky眼神呆滞,脱口念出了这个名字。

 

“是,陛下。”女人恭敬而顺从地双膝微屈,“臣在。”

 

Vara。这这这是他穿越前还在写的那篇奇幻小说里的人物啊!眼前这个女人,就是纯粹由他拟造出来的那个东魔界第一骑士长???

 

哈???

 

他......穿越到了自己亲手创造的世界里?!!

 

等、等会儿。

 

“你......”他的嗓子一瞬间变得无比干涩,发出一个音节也那么困难。

 

“怎么了,陛下?”Vara望着还蹲在地板上的人,眼神里透出疑问和不解,“您为什么……要这样?”

 

陛陛陛陛陛陛陛陛陛陛陛陛陛陛下?!!!!!!

 

啊,没错没错。能让东魔界第一骑士长如此恭顺谨慎,能住在如此华贵辉煌的好地方,只有一个人——全书最大BOSS,终极反派,也就是那块必须炸得最最最惨的主角成功路上的巨型绊脚石:东魔王,A。

 

出事情了。这下咋整。怕不是,吃枣药丸哦。

 

要炸死他的,与其说是不按套路来的命运,不如说,可不就是他、本、人、啊。


评论 ( 7 )
热度 ( 28 )

© 熙辞 | Powered by LOFTER